“毕业了,别再做大学寄生虫了”

也根本不会腾得出时间来,像电视剧里仿佛有分身术的男女主一样,同时打着四五份工,晚上还能挑灯夜战,仿佛不用睡觉。

没有工作,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。只出不进,能省则省,学校里“物美价廉”的各种资源成为他们眼中的“香饽饽”。

没有切身体会过校外膨胀的物价,就真的不知道在学校里生活有多便宜。

大学里,我们吃过最便宜的饭菜,也去过最亲民的健身房。毕业后,健不起身的我们,只能在马路旁边跑步边吸尘。

在之前的文章里,小新曾经吐槽过高校的“天价超市”。但是在几乎占了社会新人大半工资的房租面前,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以深圳为例,深圳大学的住宿费虽按梯度收费,但最贵依然不会超过1000块一个学期,换算下来,每个月不到250块。即可享受其作为黄金地段,售价每平方近9万所能拥有的配套设施和交通条件。

然而,一旦毕业,在深圳这座一线城市,连租房都成了一种“奢侈”。深大一带的合租房,起步价已经要到每个月1690块。

来了深圳,还真不一定就是深圳人。

对于二战考研党来说,简直就是“噩耗”。毕竟,高校再为他们着想,非常努力地想要创造各种条件,将校内的教学和生活资源分享给已经毕业的他们。

在宿舍这一块,是绝对不留情面的。毕业了,到点了,就得马上搬走。

“留在学校,

总感觉自己还是个学生”

然而,一些大学的本地在校生从中看到了“商机”。他们将自己的床位以低于市面,却远高于住宿费的价格租给二战考研党。

空手套白狼的后果是,一旦被学校发现,退宿记过处分。所以,并不是每位考研校漂族都“斗胆”去这样干,一不小心,就可能会被举报。

更何况,如果不是在一线城市念书,其实租金也不至于那么难以接受。

小陈同学,就在非一线城市上大学,现在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着考研二战。和别人合租的房子,每个月只要300块租金,步行到学校不超过十分钟。

“毕业生只要向学校申请,将一卡通延期,学校里大部分资源都可以使用。”申请并不复杂,五花八门的理由都可以通过。

“住的地方太吵,很多时候没有办法沉下心来,只能往学校跑。”小陈常常在图书馆自习室一坐就是一整天,刷题背书,借阅最新的专业杂志,早午晚餐都在学校解决。

对于小陈来说,唯一的放松就是去运动,“周末到学校健身房举铁出一身汗,也不用花钱。”

如今小陈已经进入最后的百日冲刺阶段,这一整年的生活费,除了租金之外,基本与大学无异。“虽然毕业了,总感觉自己还是学生,甚至比学弟学妹过得还要‘三点一线’。”

牺牲一年的时间,放弃工作去冲刺考研。小陈希望,自己可以到心仪的学校,重新成为“名正言顺”的学生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高校都如此人性化,随便就给毕业生的校园卡延期。这时候,大学期间积累下来的人脉,发挥了关键作用,“学弟/妹在手,天下我有。”

他们的校园卡,可以帮助校漂族解决吃饭问题,以及在图书馆的借书问题。

“尤其是学校图书馆里面只能借阅,不能外带的杂志期刊,和学校斥巨资购买的电子资源,在外面的图书馆很难找到,而且还要钱。”一位二战考研成功上岸的网友回忆到,当年他正是这么“蹭”着学弟的饭卡走过来的。

对于考研校漂族,很多人对他们的留校都能表示理解。但是有一类校漂族,他们执意留在学校的理由,多少让人感觉不齿。

百度词条将这个群体称为,“母校依恋型”校漂族,网友直接将他们叫做“寄生族”,而高校也因此被称为“学士后流动站”。

阿禹,大学毕业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依然在过着“简单”的校园生活。本身想要从事音乐行业的他,现在还只是初入行的“新人”。

偶尔会到外地参加比赛,到录音室里录制歌曲,而剩下的大部分工作则是要创作新歌。“学校宿舍是很好的落脚点,睡了四年也习惯了,犯懒时还可以就在宿舍里创作,挺有灵感的。”

学校的食堂、体育馆,阿禹照去不误。“比读大学时更自由,现在的时间自己分配。以前读理工专业课很多,课下还得做实验写作业。”

已然毕业的阿禹之所以能在学校“畅通无阻”,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个学妹女朋友。

学校成为这对小情侣联络感情的最佳场所,“有空我会陪她去上课,每天晚上,等她下了晚课我们会到跑道散步。”

讲到什么时候离开学校,阿禹说,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。但“此地确实不宜久留”,在女朋友也毕业之后应该就会离开,真正开始“社会人”的生活。

“校漂族”和“蹭校族”,

还是有区别的

尽管“校漂族”的数量在逐年上升,但在庞大的高校学生群体里,那还只是一小撮人。真正引起在校生反感,并且屡屡投诉却不得而终的,是这群本身就不属于他们学校的“蹭校族”。

食堂首先沦为“重灾区”,迫使各位大学生将“豪华午餐”变成普通盒饭。为何高校食堂总是如此拥挤,看看座位上正在大快朵颐的人都是谁。

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,来蹭饭的这些人,外校大学生占12.6%,而社会人员占了70.6%,有4.2%的人甚至自称是“蹭校族”。

来大学食堂蹭饭,无非是看上其价格低分量大。南京大学鼓楼校区的食堂偏偏不满足这些“蹭校族”的小九九,来蹭饭的校外人士,一律要加收40%的管理费。

只是,力度似乎还不够,食堂依然座无虚席。根据现代快报的调查,在加收40%的费用之后,两人份的午餐依然只要28块。

而且,真想省那40%,随便找一个在校生帮刷校园卡,说真,没有几个会拒绝的。

除了永远挤满人的食堂,单双杠上英姿飒爽的大爷大妈,也是校园里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相比之下,众多大学生瘦弱的小身板简直自愧不如。也难怪,西安一所高校不再对外开放之后,首先哭的竟然是日常来锻炼的大爷大妈。

80岁老大爷,秒杀一群“弱小”大学生。

毕竟在外面,哪里会有火红的400米塑胶跑道,配套不掉漆不生锈的单双杠,以及宽敞崭新的篮球场足球场呢。

当然,热心的校外人士进来学校,也不光为了和大学生“抢”资源,有时他们也很关照学校里的小动物。怕湖里的鱼饿着,直接往里头扔面包。殊不知,“娇生惯养”的鱼根本不会吃,徒留被泡软发大的面包在湖里自生自灭。

学校想尽办法特地圈养起来,精心呵护的鹅也在劫难逃。在那短短几十分钟的“放风时间”,就足以被游客喂得几乎撑死过去。

种种乱象带来的结果便是,越来越多的高校纷纷筑高了围墙关紧了大门,然后又被众人愤然指责:大学之大,都去了哪儿呢?

毕业留校备战考研,

有没有问题?

参考资料:

1、贾阳,周小乐.高校毕业生“族化”生存现象及破解之道[J].高等农业教育,2014(11):85-87.

2、陈慧义.“校漂族”现象生成机制与影响效应研究[J].中国青年研究,2017(09):97-101.

3、南京高校蹭饭天堂 有的学校加收40%的管理费,现代快报,2019-06-12

4、西安一高校不再对外开放 老人:没地方锻炼身体了,北青网,2019-04-27

5、“投诉!大学为啥不对外开放?”“投吧” ,搜狐,2017-10-09

6、赵婵琴. 开放社区议题下我国大学校园开放的机遇与挑战[A].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、东莞市人民政府.持续发展 理性规划——2017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(07城市设计)[C].中国城市规划学会、东莞市人民政府:中国城市规划学会,2017:10.

7、是谁占用高校资源 http://wenku.baidu.com/view/684fbf2dcaaedd3382c4d31c.html

撰稿 | mushroom

编辑 | 秋裤

* 未标注来源图片来自网络

点击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